若论救脱之功,人参都不及它

2020-11-23

它的名字,叫山茱萸。

 

它是《神农本草经》里的中品药,并且,在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内,它似乎都不大受医家重视。它自己呢?倒也习惯了,不管有没有人重视,日子不照样得过?

     

终于有一天,一个叫张锡纯的医生注意到了它,发现它有很强的救脱之功,盛赞道:“萸肉救脱之功,较参、术、 更胜!

    

萸肉即山茱萸的去核之后剩下的部分。

 

这是张锡纯用山茱萸的一个特点:凡用山茱萸,必去净核。因为他认为山茱萸核与肉之性相反,所以用时务须将核去净。——当时有医学报道,说山茱萸核味涩,性亦主收敛,服之恒使小便不利。张锡纯锤破尝之,发现果有有涩味者,认为“其说或可信”。

    

说“其说或可信”而不说“其说可信”,于此可见张先生治学之严谨。他得出的结论,大多都源于他的实践。

                           

案一
一人,年二十余,于孟冬得伤寒证,调治十余日,表里皆解。忽遍身发热,顿饭顷,汗出淋漓,热顿解,须臾又热又汗。若是两昼夜,势近垂危,仓猝迎愚延医。及至,见汗出浑身如洗,目上窜不露黑睛,左脉微细模糊,按之即无,此肝胆虚极,而元气欲脱也,盖肝胆虚者,其病象为寒热往来,此证之忽热忽汗,亦即寒热往来之意。急用净萸肉二两煎服,热与汗均愈其半,遂为拟此方,服两剂而病若失。
                           
案二
     
一人年四十余,外感痰喘,愚为治愈。但脉浮力微,按之即无。愚曰∶“脉象无根,当服峻补之剂,以防意外之变。”病家谓病患从来不受补药,服之则发狂疾,峻补之药,实不敢用。
    
愚曰∶“既畏补药如是,备用亦可。”病家根据愚言。迟半日忽发喘逆,又似无气以息,汗出遍体,四肢逆冷,身躯后挺,危在顷刻。急用净萸肉四两,爆火煎一沸,即饮下,汗与喘皆微止。又添水再煎数沸饮下,病又见愈。复添水将原渣煎透饮下,遂汗止喘定,四肢之厥逆亦回。

 

案三
 
邻村李××,年二十余,素伤烟色,偶感风寒,医者用表散药数剂治愈。间日,忽遍身冷汗,心怔忡异常,自言气息将断,急求为调治。诊其脉浮弱无根,左右皆然。愚曰∶“此证虽危易治,得萸肉数两,可保无虞。”急取净萸肉四两,人参五钱。先用萸肉二两煎数沸,急服之,心定汗止,气亦接续,又将人参切作小块,用所余萸肉煎浓汤送下,病若失。
                          
案四
一人年四十八,大汗淋漓,数日不止,衾褥皆湿,势近垂危,询方于愚。俾用净萸肉二两,煎汤饮之,汗遂止。翌晨,迎愚诊视,其脉沉迟细弱,而右部之沉细尤甚,虽无大汗,遍体犹湿。疑其胸中大气下陷,询之,果觉胸中气不上升,有类巨石相压,乃恍悟前次之大汗淋漓,实系大气陷后,卫气无所统摄而外泄也,遂用生黄一两,萸肉、知母各三钱,一剂胸次豁然,汗亦尽止,又服数剂以善其后。
                          
案五
     
奉天友人田××妻,年五十余,素有心疼证,屡服理气活血之药,未能除根。一日反复甚剧,服药数剂,病未轻减。田××见既济汤后,载有张××所治心疼医案,心有会悟,遂用其方加没药、五灵脂各数钱,连服数剂全愈,至此二年,未尝反复。由是观之,萸肉诚得木气最浓,故味虽酸敛,而性仍条畅,凡肝气因虚不能条畅而作疼者,服之皆可奏效也。

 

对于山茱萸,张锡纯先生有太多的话想说,他深为它鸣不平:

     

山萸肉∶味酸性温。大能收敛元气,振作精神,固涩滑脱。因得木气最浓,收涩之中兼具条畅之性,故又通利九窍,流通血脉,治肝虚自汗,肝虚胁疼腰疼,肝虚内风萌动,且敛正气而不敛邪气,与他酸敛之药不同,是以《神农本草经》谓其逐寒湿痹也。

 

“盖萸肉之性,不独补肝也,凡人身之阴阳气血将散者,皆能敛之。故救脱之药,当以萸肉为第一。而《神农本草经》载于中品,不与参、术、并列者,窃忆古书竹简韦编,易于错简,此或错简之误欤!”
 
“凡人元气之脱,皆脱在肝。故人虚极者,其肝风必先动,肝风动,即元气欲脱之兆也。又肝与胆脏腑相根据,胆为少阳,有病主寒热往来;肝为厥阴,虚极亦为寒热往来,为有寒热,故多出汗。萸肉既能敛汗,又善补肝,是以肝虚极而元气将脱者服之最效。愚初试出此药之能力,以为一己之创见,及详观《神农本草经》山茱萸原主寒热,其所主之寒热,即肝经虚极之寒热往来也。特从前涉猎观之,忽不加察,且益叹《神农本草经》之精当,实非后世本草所能及也。又《神农本草经》谓山茱萸能逐寒湿痹,是以本方可用以治心腹疼痛。曲直汤用以治肢体疼痛,以其味酸能敛。补络补管汤,用之以治咳血吐血。再合以此方重用之,最善救脱敛汗。则山茱萸功用之妙,真令人不可思议矣。”

   

“山茱萸得木气最浓,酸收之中,大具开通之力,以木性喜条达故也。《神农本草经》谓主寒湿痹,诸家本草,多谓其能通利九窍,其性不但补肝,而兼能利通气血可知,若但视为收涩之品,则浅之乎视山茱萸矣。”

 

许学士云:“万物有成理而不识,亦在夫人能达之而已。”此言极是。

 

兵有正兵、奇兵之分。经有正经、奇经之别。药物的功效,有能从性味分析得出来的,就有从性味分析不出来的。有古人能阐发得出来的,就有古人阐发不出来的。

 

张锡纯先生对于山茱萸功效的阐发,可谓发前人所未发,言他人之不能言。若干年后,山西省灵石县有一个名叫李可的老中医读到张氏的书,深受启发,于是在自己的“破格救心汤”里加入山萸肉一味,活人无数。

 

上海中医药大学教授、首届国医大师裘沛然先生对山茱萸也是情有独钟,将其广泛地用于临床:

 

1.养心阴治心肌损伤
 
用于冠心病或心肌炎所致的心肌损伤或冠状动脉供血不足所致的心悸怔忡;对心气虚所致的汗出、短气、口干等用山茱萸养阴涩精敛津,有一定功效。《药品化义》:“心若散乱而喜收敛,敛则宁静,静则清和,以此收其涣散,治心虚气弱,惊悸怔忡。”
 
2.补肝阴治肝细胞损害
 
可用于慢性活动性肝炎、肝硬化、低蛋白血症等。山茱萸酸性入肝,《药品化义》云其“为补肝胆良品”。《医学衷中参西录》:“善补肝,是以肝虚极而元气将脱者,服之最效。”
 
3.补肾填精治肾功能衰竭
 
《医学入门》:“山茱萸本涩剂也,何以能通发邪?盖诸病皆系下部虚空,用之补养肝肾,以益其源,则五脏安利,闭者通而利者止,非若他药轻飘流通之谓也。”
 
4.治五更泄泻
 
《本草新编》:“盖五更泄泻,乃肾气之虚,山茱萸补肾水而性又兼涩,一物二用而成功也。”
 
5.治肾虚火旺
 
如遗滑精等。《本草新编》:“夫阴虚火动,非山茱萸又何以益阴生水,止其龙雷之虚火哉……故山茱萸正治阴虚火动之药。”
 
6.治肿瘤
 
与黄柏、巴戟天等相伍以扶正。
 

山茱萸有补肝肾、填阴精、敛精气、收神散、止泄泻、潜虚火之功。

 

山茱萸的配伍应用

①山茱萸、熟地黄:填精补血;
②山茱萸、巴戟天:补肾阴阳;
③山茱萸、五味子:敛精固摄;
④山茱萸、黄柏:滋阴降火;
⑤山茱萸、杞子:调补肝肾;
⑥山茱萸、益智仁:治尿失禁;
⑦山茱萸、党参:补气养阴;
⑧山茱萸、泽泻:补肾利水;
⑨山茱萸、黄精:生精种子。

 

山茱萸的用量:

书载9~12g,王若水曾用至60g。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有药之用,既不可囿于书说,又不可局限于经验,应通过临床观察发现其中的奥秘,而墨守成法,无法提高临床疗效。

 

裘沛然先生去世十年后,新冠病毒肆虐中国。山茱萸的的身影又频频出现在了国家卫健委发布的中医诊疗方案(第三到第九版)中:

   

危重型
内闭外脱证
临床表现:呼吸困难、动辄气喘或需要机械通气,伴神昏,烦躁,汗出肢冷,舌质紫暗,苔厚腻或燥,脉浮大无根。
推荐处方:人参15g、黑顺片10g(先煎)、山茱萸15g,送服苏合香丸或安宫牛黄丸。

 

如此说来,山茱萸也算是抗击新冠病毒的功臣。

注明:文章不代表本刊观点
编辑:小令
审核:小也

 

 

 

· 完 ·

 

 

 

每天推送3条信息

别忘记点开“余下1篇”

文章好看就点“在看”

欢迎将本号设为“星标”

更新将第一时间出现在您的订阅列表里

转载/加入读者群 请联络:gegeling49

 

 

 

 

好文推荐:

一盘美味的野菜,一味治病养生的草药

 

 

 

好物推荐:

给大家推荐《李可老中医急危重症疑难病经验专辑》,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购买。

 

 

 

文章内容仅供思路参考,非中医药专业人员请勿试药

部分图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原创投稿合作:cjcmmxinmeiti@126.com

商务合作(微信号):tcmrun

喜欢就点个在看再走吧